描写床上运动的文章,床上运动描写的很细

本文热点: 床上运动   发布时间:11-14   所属栏目:今日新鲜事

   “梁嫂,我没有事……”苏涵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自己这个诡异的行为,只好打着哈哈混过去。

 

  “我是想事情想入神了。”

 

  “少夫人,您可长点心,虽然说着瓜子壳也不是不能吃,可这难消化呀。”

 

  梁嫂念叨着。

 

  “梁嫂,你喊我有什么事吗?”苏涵及时打断了梁嫂的长篇大论。

 

  “哦我差点忘了,少夫人,饭菜我都热好了,您能给少爷送过去吗?”经过她的提醒,梁嫂及时想起自己要说的事情。

 

  “喔,这个……”苏涵有些为难。

 

  “梁嫂,要不还是您送过去吧。”如果自己送过去,恐怕他看也不会看,直接把整盘饭都倒掉。

 

  最后那些话苏涵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说着。

 

  梁嫂看出了些端倪,她关切道:“少夫人,您是不是跟少爷闹矛盾了?”

 

  苏涵无力摇头,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哪能闹出什么矛盾。

 

  “梁嫂,我们没有闹矛盾。”

 

  “那不就好了,少夫人,如果您给少爷送饭,他一定会很感动的。”梁嫂拍了一巴掌,没等苏涵答应,她便到厨房端来热腾腾的饭菜。

 

  “少夫人,您拿着,少爷应该是饿了。”

 

  苏涵看着眼前热腾腾还散发着香气的饭菜,哭笑不得。

 

  “少夫人?”梁嫂不给她逃避的机会,又继续催促着。

 

  苏涵拗不过这个唐家的老佣人,她端起饭菜,慢悠悠地往楼上走去。

 

  她每走一步,就像离被审判近了一步,每一步,都带着些许心惊。

 

  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唐墨凌的回答。

 

  苏涵轻轻推了推,发现门没被锁,有个水声从门缝里传出来。

 

  唐墨凌在洗澡。

 

  苏涵推开了门,脑海中一直响着他那句我有洁癖,鬼磨神差地走了进去。

 

  看着他床上洁白的被褥,她不断感叹,这个房间的风格,除了黑就是白。

 

  跟唐墨凌的性格真符合。

 

  苏涵把饭菜往梳妆台上随意一放,正准备离开。

 

  却听到浴室的门被推开。

 

  唐墨凌走出浴室,身上随意披了一件白色浴衣,精壮的胸膛还沾着水滴。

 

  他看到房间里的女人时,浓密的眉头紧锁,对她的进来似乎很排斥。

 

  苏涵对上他的墨眸,微微一笑,笑容中却没有惹人厌的讨好,“梁嫂已经热好了饭,你吃吗?”

 

  说着话,苏涵停下了脚步。

 

  他这出来的真不是时候。

 

  苏涵觉得这么走出去是不可能了,直接坐在他的床褥上。

 

  “放下吧。”唐墨凌淡淡地说着,却把苏涵眼中的异样全收入眼底。

 

  他手上擦拭湿发的动作没有停下。

 

  看到她坐在自己床上的瞬间,心里的厌恶无限加大。

 

  苏涵正眼看着他,淡黄色的光晕洒在他裸露的胸膛上,像致命的诱惑。

 

  看着眼前的春光苏涵觉得有点口干舌燥,她赶忙移开视线。

 

  “就在你桌子上,你慢用。”苏涵侧着头不再看唐墨凌,抬起脚准备离开。

 

 

描写床上运动的文章,床上运动描写的很细

 

 

  苏涵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让别人探究她现在的心情。

 

  站起来转身欲离开的时候,她听到了唐墨凌的话,“后天到万江集团上班。”

 

  苏涵停下了动作,看着男人,昏黄的灯光把他身上的肌肉纹理衬得更性感。

 

  “这么快?”她有些意外。

 

  唐墨凌冷笑,一双锐利的眼睛不带任何温度地看着她。

 

  “有时间去见秦却,不如早点到万江上班。”

 

  苏涵瞬间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快被安排好工作。

 

  他误会了自己今天到校庆现场是为了与秦却相遇……

 

  虽然觉得这误会带着些讽刺,但她却没有解释。

 

  见她沉默不语,唐墨凌只把这一切当做是她的心虚。

 

  “唐家给你的已经够多了。”

 

  “什么职位?”苏涵不自觉地问出口,那些误会跟责怪,她根本不想解释。

 

  以前她尝试过解释,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苏涵早已知道,解释在唐墨凌这里,是没有丝毫作用。

 

  “你不必知道。”唐墨凌冷冷说着,并没有打算告诉她。

 

  他把毛巾往椅背一放,目光却不曾落在她的身上。

 

  “也是,万江集团本来就是你的,我是什么职位,只要你决定了,我也没得选择。”

 

  苏涵说得很释然,顿了顿,“那后天见了,唐少爷。”

 

  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唐墨凌看向她,眼神如刀芒一般,冷漠无情。

 

  苏涵不施脂粉的脸容依旧白皙,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过分苍白。

 

  她那双桃花眼,好像含着说不尽的千言万语。

 

  苏涵嘴角的笑意若有若无,垂下眼眸,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离开的瞬间,她听到唐墨凌给梁嫂打电话。

 

  他让梁嫂把自己床上的被褥全部给换了。

 

  苏涵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是因为得意,而是她觉得这时候就应该笑。

 

  笑了这一切都变得无所谓。

 

  关上门后,看着房间陌生的家具,她却怎么也不习惯。

 

  她摸着藕色的床单,看出了梁嫂在挑选家具时候的用心。

 

  蚕丝的质感冰凉丝滑,她却没有多大的感触。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虽然苏涵强制着让自己忘掉过去那些情衷,此刻还是有些怀念。

 

  苏涵推开窗,夜风凉薄恰似唐墨凌的气息。

 

  她看着远空,眼中不自觉氤氲着一层雾气。

 

  唐墨凌刚刚那一眸光,苏涵便知道,她在万江集团的日子,并不会好过。

 

  有时候苏涵并不明白,既然他这么不喜欢自己,为什么却不肯离婚。

 

  难道是因为那一千万吗?

 

  一千万,订下了苏涵的婚姻,把她跟唐墨凌牵扯在一起。

 

  名义上的联姻,实际上就是一个人肉买卖。

 

  苏涵嗤笑,原来身家过百亿的唐墨凌,也会在意这一千万。

 

  不过一千万,能买到世界上最豪华的车了,也难怪他会在意。

 

  毕竟她身上挂着一个尊贵的称号,但是却也只是一件商品。

 

  苏涵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也能值一千万,毕竟苏家的女孩子,一向不值钱。

 

  苏涵却是例外。

 

  站了起来,她想起回国两天,自己不曾想起拜访苏家。

 

  虽然说她已经与苏家脱离干系,但是怎么说,那里也是自己的娘家。

 

  想到这里,苏涵脑海里想起一张可爱的小脸,打算明早买些礼物,回去一趟。

 

精选一周热门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