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的正确运动图片,描写床上运动的小说段子

本文热点: 床上运动   发布时间:11-14   所属栏目:今日新鲜事

   苏涵睡在以前她的房间,看着天花板发呆。

 

  梁嫂知道她要回国,所以一早便帮她整理好舒服的床铺,当她走进房间的时候惊讶发现,房间里的装饰基本上没有变化过。

 

  在这张床上,她的第一次给了唐墨凌,虽然那时候迷迷糊糊,但是却也惊心动魄。

 

  过去五年,这张床曾在她梦中出现多次,每次都是那般缠绵悱恻。

 

  后来,她才知道,那晚上,她跟唐墨凌都被柳茹下了药,因此他才会误会自己。

 

  柳茹抱孙心切,苏涵明白,她并没有跟唐墨凌解释。

 

  像他那般冷漠又洁癖的人,认定了她的别有用心,就算解释了这次误会,他也会有下一次的误会。

 

  苏涵睡在床上,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眼睛慢慢覆上一层朦胧。

 

  她借着柔软的灯光看着睡房的装饰。

 

  从自己嫁给唐墨凌那天开始,就一直睡在这里。

 

  五年前这样,五年后房间装饰依旧是这样。

 

  苏涵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甚至觉得这里的空气一如五年前那样,不曾变过。

 

  她的心忽然有些烦躁,直接坐起来。

 

  思考再三,苏涵直接推门而出。

 

  看来明天得让梁嫂把房间的家具全套换过。

 

  不然她是永远都别想有个安眠。

 

  苏涵直接躺在书房的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厚大衣。

 

  离开了房间,苏涵觉得整个人都没那般压抑,心里也舒服多了。

 

  折腾了一天,她许是累了,看着琳琅满目的书架。

 

  苏涵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逐渐沉入梦乡。

 

  “少夫人,少夫人……”梁嫂摇着苏涵的肩膀。

 

  现在已经早上九点多,梁嫂思量着要帮苏涵调时差,便打算把她喊起来,到了她的房间却没找到人。

 

  她细心发现苏涵书房的房门虚掩着,推门进来就发现苏涵在沙发上睡熟着。

 

  “唔,梁嫂?”苏涵眯着眼看着沙发边上的人,酣睡一夜却依旧困倦。

 

  “少夫人,您怎么睡着这里?”梁嫂心里疑惑着。

 

  苏涵想起自己在书房睡觉,她坐起来,表情认真严肃,“梁嫂,你今天帮我做一件事吧。”

 

  梁嫂被她严肃的表情给弄得心里紧张,“少夫人您说。”

 

 

床上的正确运动图片,描写床上运动的小说段子

 

 

  “今天早上帮我联系家具公司,把我房间的家具全部换上新的。”苏涵说着,因为睡在沙发上,眉目略带疲惫。

 

  “我知道了,是我粗心了,今天早上一定帮您换上新的。”梁嫂应允道,苏涵房间的家具已经五年多了,是该早换新的。

 

  “少夫人,您现在要下楼吃早餐吗?少爷加班回来已经换了衣服又去上班了。”

 

  苏涵点了点头,随即想起了什么,“梁嫂,你刚刚说少爷,加班?”

 

  “少夫人,昨晚少爷在公司加班,一直到凌晨才回来的。”梁嫂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次。

 

  苏涵点了点头,他昨晚不是在沈蔓那……

 

  苏涵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那抹笑容让自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她因为得知唐墨凌不是在沈蔓那边过夜而笑了?

 

  苏涵叹气,回国的时候,她已经警告过自己,以后只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不要再对唐墨凌有任何的幻想。

 

  看来她心理暗示的功力还有待提升。

 

  洗漱过后苏涵吃完早餐,想着自己还有两天休息的时间,她该找点事情来做。

 

  “少夫人,您打算做什么?”梁嫂把洗好的水果放到茶几上,看着她的样子若有所思。

 

  苏涵托着腮,摇了摇头,“我想出去逛逛,但是不知道去哪里好。”

 

  “少夫人,听说您之前读的大学今天在举办百年校庆,要不您去看一下?说不定会遇见老同学呢?”梁嫂有心建议着,给苏涵与唐墨凌制造着偶遇。

 

  前两天她听到唐墨凌在客厅跟人谈着公事,提及赞助阳城大学的事情,并跟对方表示他尽量出席。

 

  苏涵倒是觉得这是个好建议,她站起来,“梁嫂,我去换衣服逛校庆,你今天中午不用给我准备饭。”

 

  “好的,少夫人。”梁嫂笑得仁慈,兜兜转转这几年,她也盼着苏涵与唐墨凌能快点修成正果。

 

  苏涵开着车来到学院区,考虑到校庆会很拥堵,所以她提前几条街就把车停在一边,直接步行到阳城大学。

 

  “苏涵,你回来了?”苏涵背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她往后一看,跟自己打招呼的人正是顾挽初。

 

  “挽初,好巧。”五年没见,苏涵有些分生。

 

  顾挽初跟自己一样,家里都是经商,与她小时候是好朋友,但是长大后,不知为何她变得处处针对自己。

 

  但是苏涵知道她并不是坏人。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顾挽初细细打量着苏涵,当初她一言不发直接到了国外,自己因为这件事郁闷了好些天。

 

  “昨天,今天听说学校有校庆,就过来看看。”苏涵落落大方,这么快就遇见故人,也算是幸运。

 

  “你也是来参加校庆的吗?”

 

  顾挽初摇摇头,她对这些东西一向不感兴趣,“我爸是这次校庆的赞助商,我给他带点资料过来。”

 

  顾挽初摇了摇手中的文件夹,“说着,你老公的集团也是今天校庆最大的赞助商,你先逛,我去送文件,有空一起吃个饭吧。”

 

  “好。”苏涵并没有在意她的话,在她心里,唐墨凌并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对集团没有利益的事情上,所以今天代表万江出席的人要么是他的助理,要么是唐墨宇。

 

  告别顾挽初后,苏涵自在地走在校园的走道上。

 

  今天阳光正好,并不太灿烂,照射在走道旁的古树上,零零星星的光电洒在地上,苏涵看着人来人往,他们年轻的脸容以及笑容,自己不自觉受到感染。

 

  忽然,苏涵停住了脚步,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有些不知所措。

 

  秦却作为阳城的一位知名律师,在校庆的当天被校长邀请回来给法政系的学子举办一场演讲。

 

  演讲结束后,仍有一群学生围在秦却的身边,从学校礼堂到小道这边,拿着笔记本不断问他要签名,甚至有人还要跟他要合照。

 

精选一周热门榜